旅遊家手記
 
每天大批義工清潔仰光大金塔外圍的雲石地板
 
11月14日 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文 / 圖: 項明生

逐漸消失的情人

緬甸,我曾經單獨擁有的最私密情人,一夜之間,變成了全世界的大眾甜心,我一萬個不願意看到今天這樣的結局。酒店李經理今天在吿別電話中口快說出那一句心底話:「你們這些外人也太自私了吧!不想緬甸西化、進步,最想將緬甸收藏在時間錦囊中停滯不前,好滿足你們的一己私慾」。
Scott市場位於香格里拉酒店對面
香格里拉派了一輛嶄新的豐田房車送我前往機場,沿途圍板處處,上世紀的殖民地建築一一被圍起來、推倒、建築成玻璃幕牆的新大廈。「再見了,仰光。下次,我還認得你嗎?」昏昏欲睡的仰光沒有霓虹灯,街燈也不足,沿街商店餐廳九點鐘全部打了烊。只有新樓盤圍板的刺眼大射燈,相對無言了。除了港龍直飛仰光,機場都是財大氣粗、在機場豪買的日本生意佬。想起緬甸朋友May昨晚臨別時興奮的一句:「越南上個月開了第一家麥當勞。你下次來,我們仰光就應該有麥當勞和星巴克了!肯定開得比你想像還快!」。我心一沉,苦笑無言。

即使緬甸可能這兩年已經失去了50%的古樸,她仍然是東南亞眾美之中,最後消失的一條地平線。就像我可愛的蘋果臉侄兒,不可避免地,變成青春豆滿臉的反叛少年, 就像張愛玲說:“開始的時侯,我們就知道,總會有終結。”

離開仰光,惆悵迷惘。

捨不得嗎?不是。

想念嗎?不對。

愛嗎?很難說。

什麼時候回來?不知道。

續看文章 續看文章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緬甸大金石
緬甸大金石
槳聲燭光裏的茵萊湖
槳聲燭光裏的茵萊湖
緬甸賭石記
緬甸賭石記
My private Myanmar
My private Myanmar
逐漸消失的情人
逐漸消失的情人

更多照片更多照片
 
 
作者
portrait

項明生

深度旅遊專家,智傲集團CEO,
現為香港五份報紙的專欄作家,
將文史哲藝融入旅遊寫作。
鏈接
推介網頁
「傾King」漫遊通話服務
數據漫遊單日通行證
文章重溫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古巴,芝麻開門!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登陸南極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聖誕老人村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

網上商店
數據用量計算機
專業智能手機教室
智能手機大百科
csl Facebook 專頁
csl YouTube 頻道
csl Instagram 動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