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遊家手記
 
每天大批義工清潔仰光大金塔外圍的雲石地板
 
11月14日 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文 / 圖: 項明生
緬甸大金石
天外飛石, 聳立在1100米高的懸崖邊上Lonely Planet 緬甸一書的封面,曾是一塊懸崖邊上的大金石。Kyaiktiyo 是緬甸三大佛教朝聖地之一,一塊天外飛石,聳立在1100米高的懸崖邊上,巨石僅僅靠一點支撐,搖搖欲墜,令人看得心驚膽戰而千年不墜,被後人視為神蹟,多年來貼上無數金箔,並在石上建有一座7.3米的佛塔,裡面珍藏有佛祖的頭髮。該石禁止女性觸摸。

由香港出發,搭飛機到仰光,第二天一早再換的士去長途巴士站,四個小時後換乘農夫車,再一個小時後到小鎮後住一晚Golden Sunrise Hotel。竹林中的小木屋,沒有Wi-Fi, 房間乾淨,木地板,已是小鎭最高級的酒店了。由來是一段法緬情史。一個愛上大金石的法國年輕女子,發現這裡沒有像樣酒店,就和她的緬甸司機商量,由她投資,緬甸人經營,兩人更雙雙墜入愛河,最後事業愛情兩得意。這邊偏遠的小鎮的小酒店, 都簽了國際訂房網Agoda, 證明緬甸旅遊業已經發展成熟了。

由仰光坐坐三個小時長途巴士去大金石
 
凌晨四點起床,萬籟俱寂,一片漆黑。人聲鼎沸的地方就是上山卡車站,八個站台上八架卡車,萬頭攢動,混亂吵雜。首班車是五點出發,才四點四十已經擠滿朝聖客。混亂之中售票亭也沒人賣票,能擠上那架車就上。我選了一架有職員的,問清楚目的地才擠上這架已經坐滿人的貨車。由日本二手貨車改裝,在貨車斗上加了七行木凳,外包膠皮套,每行坐了六人。坐滿了,我以為快出發了,怎知職員來了指揮調動“每行要坐八人,人貼人,背貼背!”於是,又多了兩行空凳子出來,他繼續拉客,直到車尾板上也坐了兩個人。作為罐头中不能動彈的一條沙丁魚,這樣唯一的好處是,不必安全帶!其實也沒有,我前後左右都是人肉沙包,溫暖地保護我。

上山的卡車站台頭頂星月流動,緬甸鄉間的光害為零,每晚任何時候頭頂就是億萬寒星。黑暗大山只有一點白光,如同北斗星,指引著我們。五點半,卡車坐滿人就開車了。

漆黑狭窄的山路不平,搖搖晃晃,衝上衝下,如同過山車,我開始感謝職員把我們擠壓在一齊,原來用心良苦,因為壓緊了就不會有人被晃動摔出車外。蜿蜒而上,停下避車,對頭不時有一罐一罐沙甸魚似卡車擠滿乘客下山,他們是昨晚在山上過夜的香客。

六點到半山停檢查站,按座位前後收車費,司機旁邊唯一的豪華前座多收$500(HK$5),後座$2500(HK$25)。一等半小時,再出發時,天邊已泛白,然後紅霞乍现,令我看日出大金石的願望落了空。山頂白霧缭绕,紫氣逼人,仙境一般。山嶺之上,一層萬紫千紅的彩霞叢中,太陽冉冉升起,溫柔清新地射出第一縷晨光,不偏不倚,投到了無數黃金覆蓋的巨石上,唸經聲缈缈傳來,大金石以刺眼慑人的金光,迎來了緬甸全國擁來的朝聖香客。隨著陽光的角度和強度,大金石變幻著金光的所有色譜,由暗金色、橙金色、粉金色、玫瑰金色、紅金色、純金色、最後變成镜面一樣反光的一個大金球。

續看文章 續看文章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緬甸大金石
緬甸大金石
槳聲燭光裏的茵萊湖
槳聲燭光裏的茵萊湖
緬甸賭石記
緬甸賭石記
My private Myanmar
My private Myanmar
逐漸消失的情人
逐漸消失的情人

更多照片更多照片 
 
作者
portrait

項明生

深度旅遊專家,智傲集團CEO,
現為香港五份報紙的專欄作家,
將文史哲藝融入旅遊寫作。
鏈接
推介網頁
「傾King」漫遊通話服務
數據漫遊單日通行證
文章重溫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古巴,芝麻開門!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登陸南極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聖誕老人村
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 一個城陷落了:仰光


網上商店
The Club
Club SIM
數據用量計算機
專業智能手機教室
智能手機大百科
csl Facebook 專頁
csl YouTube 頻道
csl Instagram 動態